<acronym id="gw0qq"><center id="gw0qq"></center></acronym>
<acronym id="gw0qq"><center id="gw0qq"></center></acronym><rt id="gw0qq"><small id="gw0qq"></small></rt>
<sup id="gw0qq"></sup>
<acronym id="gw0qq"><center id="gw0qq"></center></acronym>
<rt id="gw0qq"><small id="gw0qq"></small></rt>

為江城高擎明燈的人

發布日期: 2020-03-31 信息來源: 黑龍江電力有限公司

  2020年3月27日《國家電網報》第5版刊發《為江城高擎明燈的人》,公司董事長、黨組書記毛偉明指出,這篇材料寫得生動、形象,展現了國網公司奮戰在抗疫第一線的黨員、員工關鍵時刻沖鋒在前、迎難而上的英雄氣概和可貴精神,給抗擊疫情人民戰爭、總體戰、阻擊戰增添了滿滿的正能量和暖色調。

  本文作者李萍是湖北省電力公司的基層宣傳專責,也是一位抗疫一線的逆行者,她通過電話采訪和收集整理,飽含真情寫下了這篇長篇通訊。

  現將全文刊載如下:

  雄踞江漢平原的武漢,由長江串聯起武漢三鎮。遼闊的空間里,三鎮隔江鼎立。

  悠邈的時間,武漢承載著歷史烙下的印記:武昌起義的第一槍,辛亥革命的第一把火。武漢曾被戰火摧毀,被洪水圍困,但屢毀屢建。武漢自強不屈,每一次在艱難困苦中求生,都強壯了它的精神根脈,催生出奮發創造的活力。這種精神滲透到每一位武漢人的骨子里。

  2020年1月,新冠肺炎疫情暴發。

  1月23日,農歷臘月二十九。武漢市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通告(第1號):“自2020年1月23日10時起,全市城市公交、地鐵、輪渡、長途客運暫停運營;無特殊原因,市民不要離開武漢,機場、火車站離漢通道暫時關閉?;謴蜁r間另行通告?!?/P>

  武漢封城。

  武漢封城是一個史無前例的大事件,一座千萬級人口的大型城市要維持兩個多月的基本穩定,也是一個史無前例的奇跡。疫情蔓延,武漢以壯士斷腕的勇氣封城。然而,在抗疫的最前線,除了醫護人員不畏艱險、不怕犧牲之外,這座城市還有一群光明的衛士。他們在黑暗的時刻高高擎起了明燈。

為江城高擎明燈的人

火神山醫院低壓電源保障工程建設現場

精兵強將攻“神山”,同心協力齊擔當

  封城后,國網湖北省電力有限公司第一時間就應對疫情作了部署,要求全體干部員工迎難而上、團結協作、共克時艱。

  1月23日,武漢供電公司接到武漢市疫情防控指揮部下達的火神山醫院電力工程建設任務。領受任務后,武漢蔡甸區供電公司總經理胡浩的大腦就像過山車一樣急速運轉。

  施工環境差!

  火神山醫院施工現場條件差,施工場面復雜,基建和電力交叉作業難協調。

  施工時間緊!

  正常20天左右的工期必須壓縮至5天內完成。

  人員調集難!

  務工者返鄉過年,無法短時間大量調集施工人員……

  一陣頭腦風暴過后,扛著山一樣的壓力,自問自答的胡浩很快沉靜下來:干!快干??!迅速干?。?!

  “陳斌到崗!”“王波來了!”“我們來了……”短短幾個小時,51名黨員紛紛亮出身份,主動請纓。

為江城高擎明燈的人

胡浩(右二)在火神山醫院建設現場

  “走,我們先上工地,今天的任務是拆除主供線路!”胡浩抓起安全帽,和分管生產的副總經理陳斌一起疾步走出辦公室。

  這時,雨偏偏來了,濕冷陰寒。

  這陰冷的雨,是可以躲開,可武漢人卻躲不開那股“疫”寒?!耙摺焙卦谟昀锪?,還是藏在風里了?即便是躲在溫暖的屋內,想想也令人渾身瑟瑟發抖。

  胡浩不歡喜這雨,雨里像是帶了把刀子?!熬褪乾F在下刀子,我們也要完成任務!”胡浩說。

  在這個雨夜,胡浩在風里,在雨里,在火神山醫院的建設現場坐鎮指揮。陳斌帶領60多位經驗豐富的電網工人一鼓作氣,不到兩小時,就拆除了主供線路。

  這時候,通知又到了,他們還要加緊完成一條10千伏線路的遷改工作。以往,這樣的線路遷改至少要用3天時間。

  雨,還在下,風,也沒有停。他們風雨兼程。

  陳斌又帶著施工人員連夜奮戰。

為江城高擎明燈的人

陳斌(左二)在火神山醫院建設現場

  深夜,雨更加凌厲了,吹在臉上如刀割一般,生生

地痛。這一夜,風雨,泥濘,他們奔跑著,呼喊著熟悉的名字,相互鼓勵著,完成一個接一個的任務。

  沒有一個人喊苦喊累,也沒有一個人請假掉隊。直到黎明來了!前來支援的200多位工友來了——土建50人、設備安裝130余人、后勤保障60人。在陳斌的調配下,大家各司其職,全身心投入到施工中。施工實行12小時倒班制,可時間太緊了,人手還是不足,每個人幾乎都是24小時日夜趕工。

  “快點,再快點!”這是每個人掛在嘴邊的話。

  “病魔它是不會等的!”也是每個人心里都明白可就是不愿說出的一句話。

  泥濘的施工現場沒有任何電力建設基礎,四家施工單位又要同時交叉作業,好不容易挖到一半的通道會因其他家的施工作業而暫?;蛑仡^再來。胡浩不斷給大家打氣:“現在,我們能做一點是一點,起碼把電先通到離醫院最近的地方?!彪娏κ┕と藛T時刻關注基建施工的進度,不分晝夜地推進變壓器和電纜管群的安裝鋪設。

  1月26日,武漢供電公司收到變壓器安裝和管群廊道施工的正式通知??滩蝗菥?!

為江城高擎明燈的人

王波(左一)在火神山醫院建設現場

  蔡甸區供電公司安監部主任王波最擔心的是現場施工安全。當天晚上,武漢的氣溫接近零攝氏度。連綿的陰雨中,刺骨的寒風中,冰冷的泥坑里,電力施工人員連夜吊裝4臺10千伏環網柜。

  現場到處都是泥,到處都是積著水的洼坑,施工人員根本看不清楚電纜溝的情況。為了加快進度,王波一下子跳進冰冷的泥漿中,泥漿瞬間灌滿了他的鞋子。他雙手浸泡在泥漿里,摸摸索索地扯出了電纜線。他在泥漿中一站,就是十多分鐘。當王波被同事硬生生地從電纜溝里拽上來時,他兩條腿凍得已經麻木了,站不穩,又摔倒在地。他下意識地用手撐地,手也失去了知覺……同事趕緊扶他站起來,一步步挪到可以歇腳的空地上。

  “老王,快回家換件干衣服?!蓖麓咚??!翱彀研摿?,換我的鞋穿?!币粋€年輕同事硬是要他穿自己的鞋。

  “不用擔心,我是退伍老兵?!?/P>

  王波找了一瓶水簡單沖洗了一下積在鞋里的泥沙,擰干了褲腿上的泥水,又奔到電纜溝邊。這天夜里,他穿著泥衣在火神山施工現場一直戰斗到凌晨三點。

  200多人的施工隊伍,24小時隨時待命!火神山醫院基建施工方只要交給他們一點能施工的地方,他們就立馬齊上陣,奮力向前推進度。凌晨2點多才收工,早上5點多又集合了。工地上,醫院的施工到哪里,他們的電纜就鋪設到哪里。全程跟緊進度,全程沒有一分鐘的耽誤。

  胡浩說:“這是一條救命電力線,不容絲毫差池?!?/P>

  1月31日23時49分,火神山醫院順利通電。

  疫情形勢嚴峻,2月4日,武漢市政府決定集中收治和隔離“四類人員”,即確診患者、疑似患者、無法排除感染可能的發熱患者、確診患者的密切接觸者。武漢市的方艙醫院、隔離點等重點供電客戶一下子從最初的63個增加到534個。

  時間緊、任務重、配套電力設施建設要求高。武漢供電公司及時調整保電策略,采用第七屆世界軍人運動會保電的戰區主戰機制和經驗,使人員分工有序,各司其職,讓每一項任務都落實到人。施工期間,武漢供電公司無條件完成了湖北省防疫指揮部下達的方艙醫院等69家客戶配套電力工程建設任務,新增變壓器88臺、環網柜22臺,敷設電纜、護套線近60千米,累計投資1.09億元。

軍功章有你的一半,也有我的一半

  42歲的陳世雄是土生土長的武漢人,是一名黨員,是武漢供電公司華源輸變電公司變電二班班長。他們班組在抗疫中負責保障建設現場電源照明。他記得,臘月二十九他下樓去買年貨,回來看到妻子正在匆忙收拾衣物,裝箱,準備出門。妻子是武漢武警醫院的護士,邊收拾東西邊和他說話。陳世雄只聽到零碎的幾個詞句:待命,趕赴一線,肺炎。

  寒風細雨,天氣陰沉,陳世雄心里一顫,他感覺離自己“出征”的時間也不遠了,但沒有理由要求妻子留下來照顧孩子和老人。妻子知道他想說什么卻沒開口。妻子也不說,夫妻倆默契地回避著什么。

  一只小小的黃色行李箱,一個紅色小背包,一個裝滿洗漱用品的塑料袋,陳世雄看著妻子離開的背影,鼻子發酸,眼睛瞬間濕了……這個鐵骨錚錚的男人站在雨中,強忍著憋回了淚水。他拿出手機,悄悄拍下了妻子離開的背影,在微信朋友圈里發了一條信息:“只能目送我老婆走向一線工作,放心,我會做好你的堅強后盾?!辈簧?、擔憂,鼓勁、支持,他心里五味雜陳。

  安排妥當岳父岳母后,陳世雄打電話拜托母親照顧4歲的兒子。那天夜里,陳世雄失眠了。黑夜,城市陷入沉寂之中,焦慮、孤單,他覺得窗外沉悶的氣息像潮水一樣一遍遍地沖擊著他的心……

  農歷除夕,早上8點,手機鈴聲響了:8點30分準時到單位集合!準備去火神山醫院工地,保障施工照明。

  出發前,陳世雄給妻子打了電話,沒接,又撥微信語音,還是沒接。他將家里情況和母親簡單說了下,就立即趕去單位。沒想到,此后連續四天,他都沒顧上和妻子說一句話。

  空曠的場地上,超過千人24小時輪班施工。陳世雄一進入火神山醫院施工現場,就被巨大的轟鳴聲包圍了。有超過百輛的工程機械車正緊張作業,挖掘機、起重機和推土機發出的聲音震耳欲聾,重型卡車來回在泥濘中穿梭留下一路齒輪印記,壓路機馬上又去碾平車印……

  1月25日,農歷正月初一,陳世雄班組上班時間是下午3點到次日早上8點,17個小時。應急保障照明燈需要每隔2小時檢查一次。夜里,冷雨又淅淅瀝瀝下起來。一陣風吹過,雨點像冰溜子一樣打在臉上,灌進衣領里。陳世雄班組9個人要保障責任區的施工場地照明,每個人都要在不同的地方不停地巡檢,以防止照明設備油料不足和施工時的意外破壞。

  “眼觀六路,耳聽八方,當班的時候,我生怕因為自己班組的失誤而耽誤了施工進度?!币咔樾蝿萑諠u嚴峻,陳世雄班組和蔡甸區供電公司的供電保障都不敢有一絲一毫的松懈。每天,為了保障施工電源萬無一失,他們如履薄冰,戰戰兢兢,生怕哪一個環節出了差錯。

  時間就是生命,時間就是速度,時間就是力量。

  夫妻倆都在武漢,都在一線。陳世雄的眼睛像被膠水黏著一樣,死死盯著現場。妻子的手機在工作期間不能帶進病房。他們根本沒有機會聯系。農歷正月初三,輪休的時候,他打開手機,發現各種關于疫情的信息鋪天蓋地,他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他試著撥打妻子的手機,這次聯系上了。妻子狀態還好,陳世雄心里踏實了許多。

  “喲!嗬!喲!嗬……”1月27日,陳世雄班組臨時受命到雷神山醫院施工現場協助工作。他們9人每人手握8磅重的大錘,隨著鏗鏘有力的號子聲,掄起大錘,硬是將2米長的接地樁夯進地下1.5米。擱以往,安裝接地樁這些活都是土建施工方負責。而且,當時倉庫里沒有接地樁的成品,等著調配也來不及。陳世雄當即決定:“我們自己動手做?!本凼且粓F火。這火催得他們很快就做好了56根角鋼做成的新地柱,然后掄起大錘一下下砸在角鋼上,汗水“啪嗒啪嗒”地落下。班組里最年輕的隊員要數董園,本是憑電氣技術吃飯的他平時很少有掄大錘的時候,但他掄起大錘來干凈利落。高高舉起,用力夯下,沒有半點退縮,一錘一個準。幾輪下來,他們的毛衣都透濕了。

  讓陳世雄最心疼的要數組里的電焊工王斌。他因車禍左盆骨骨裂,先后做過幾次大手術,平時走路都不太方便,更不能搬、抬重物,也不能長時間蹲著。然而,這些天他一直跟班作業,一天都沒落下。他焊接技術好,但身體受限,陳世雄就要他指導和監護其他同事干,但他每次都擔了焊接的重任,從不懈怠。

  農歷正月初三,天將將擦黑,王斌蹲在地上趕著焊接。工作完成后,他先用右膝跪地,然后借著手臂的力量準備站起來。陳世雄飛奔過去,從后面一把抱住王斌的腰,慢慢幫他起身,嘴里直“呵斥”:“叫你別逞強,看你累得!”“我沒事兒,想想你老婆他們,當醫護的,每個人都是在拿命換命呢!我這點疼痛算什么?”

  每個武漢人都在努力抗疫,每個人也都在為武漢抗疫而努力。

  陳世雄班組9個人,像一輛開足馬力的戰車。他們想早點毫無顧忌地站在藍天白云下,行走在東湖綠道上。他們想著偶爾閑坐東湖邊,攬落霞余暉,聽雁啼鷺鳴,和家人、朋友享受逍遙自在的愜意生活。

  時間緊迫,工作環境艱苦,都不算難,難的是上廁所。超過千人同時施工的大工地,上一次廁所排隊就要45分鐘左右。為了減少麻煩,他們盡量少吃少喝。然而,最難的事是從2月3日晚上開始的。這時已經有部分病人進入火神山醫院。要協助兄弟單位施工,他們只能等病人入院后再進去施工。感染的風險極大,時間按秒來計算。他們二話沒說,上!一邊施工,一邊消毒,一邊防護。平時施工,大家都說說笑笑,這時都異常安靜、異常小心。

  2月9日,還沒有來得及休整,陳世雄班組又趕往雷神山醫院建設現場保障低壓電源。24小時輪班值守。三天時間,他們幾乎沒有休息。2月11日晚上7點,在雷神山醫院的工作終于結束了。

為江城高擎明燈的人

陳世雄在方艙醫院建設現場

  電力保障是疫情防控、醫療診治的重要支撐之一,要與其他保障工作一樣聽從指揮,才能形成合力打贏疫情防控阻擊戰。2月15日,陳世雄的單位接到江岸區政府防疫指揮部緊急通知:17日方艙醫院將正式收治病人,16日當天必需保證供電。他再次接下了任務,沒有絲毫猶豫。

  2月16日早上6點,陳世雄班組來到武漢江岸區虹橋工業園。為保障長江新城方艙醫院供電,他們從最基礎的吊裝箱式變壓器開始。時間緊,任務重,但這并沒有壓倒身經百戰的陳世雄?,F場踏勘完成后,他將班員細分成3個小組:第一小組用角鋼自制16根接地樁,第二小組和第三小組全力配合箱式變壓器吊裝和調試。他們與兄弟單位共同奮戰了15個小時,于當晚9點將方艙醫院的電源接通,完成了重任。

方艙里的用電巡查員:不想缺席任何一場戰斗

  明澈的東湖水,高聳的黃鶴樓,古樸的古琴臺……江城傍晚的云霞間,傾瀉著萬丈光芒。

  在國博方艙醫院內,接受新冠肺炎治療的周磊是一名共產黨員,武漢人,也是武漢沌口供電公司先進制造園區供電所所長。他曾帶領團隊圓滿完成了第七屆世界軍人運動會開閉幕式保電任務。

  2月9日,周磊拿到了核酸檢測結果:陽性。

  最初,他只是低燒,然后是咳嗽、渾身無力,但并沒有其他明顯癥狀和不適。他的母親是醫生。在母親的指導下,他開始自我隔離。2月14日,根據居住地所在社區安排,他作為輕癥患者入住國博方艙醫院隔離治療。

  國博方艙醫院是由武漢國際博覽會中心改建成的。武漢國際博覽會中心曾承接國際、國內的大型展覽。為了方便展臺用電,當初的施工方將電纜敷設在展區內部。2月6日,方艙醫院的建設方火速搭建用電設備,將國博中心改造為武漢首批方艙醫院。圍著電纜溝,他們擺放了約1000張床位。

  “您莫把水倒進電纜溝里了!”周磊在方艙醫院內突然看見一位大媽沿著電纜溝的縫隙往里潑洗腳水。出于職業習慣,他連忙跑到女賓艙那邊去制止?!瓣P你么事!”大媽瞪了周磊一眼?!跋旅媸请娎|溝,我們的病床都是金屬的,要是所有人都往里潑水,水很快就會滲透到床腳,小心觸電?!币姶髬尣焕?,周磊又跟隔壁的大爺說用電安全隱患,大爺將信將疑。和病友解釋不能起多大作用,他當即就聯系武漢供電公司客戶服務中心漢陽分中心營銷部主任王昶和副主任費濤,把方艙內存在的隱患詳細地描述了一番,并拍照傳了過去。漢陽分中心第一時間聯系到了武漢市防疫指揮部??墒?,保電人員若進入方艙內排除用電隱患,勢必有感染的風險。大家正想著辦法,周磊打來電話:“我在方艙里面,我來干!”原本,周磊還覺得自己因病失去了和同事們共同抗疫的機會,非常遺憾。這次能為抗疫做些事,他非常興奮。他說:“我就在抗疫一線,這也是和同事們并肩作戰??!”

為江城高擎明燈的人

周磊在方艙醫院

  揭開電纜溝的蓋板,周磊大吃一驚。他發現有些單元的空氣開關是直接安裝在電纜溝內的,一旦進水那就麻煩了。他立刻指導方艙內的維護人員給空氣開關做防水處理。此后,周磊擔任起國博方艙醫院的安全用電義務宣傳員、用電檢查巡視員和用電隱患排查員。

  2月15日,武漢大雪紛飛,氣溫驟降,寒風刺骨。方艙醫院局部失電。周磊和方艙內的維護人員沿著線路排查,發現主要是女賓區無電。根據現場排查,他找到了原因——相鄰床位的女性患者怕冷,同時使用吹風機和電熱毯等大功率電器,引發上一級空氣開關跳閘。他還意外地發現,方艙內的實際負荷和空氣開關承載負荷的額定值并不匹配,他當即要求更換空氣開關。他還建議院方利用廣播大力宣傳使用大功率電器時的注意事項,并在方艙內的每個用電插座處張貼一張用電提示。

  日日巡查,周磊還觀察到,有的人使用微波爐和電水壺斷電時,不是先關掉電器開關,而是直接拔掉電源插頭,拔下的插頭往有水漬的操作臺上隨便一放,插頭就沾了水。他先是起身勸阻,后來發現插頭有水就立刻拿紙去擦。漸漸地,在他的監督和影響下,很多病友開始注意用電安全了。

  3月4日,周磊得知自己將在6號拿到復查結果,如果復查結果正常,就可以出院了。他興奮地說:“出院后再隔離14天,我就可以參加抗疫了。身為武漢人,我可不想在這個時候做一個抗疫的缺席者!”

前線抗疫,他們接力奔跑

  在抗擊新型肺炎前線,有一個“不服周”(武漢方言“不服氣、不認輸”)的普通供電人,叫周健輝,是武漢供電公司客戶服務中心漢陽分中心營業二班副班長。

  自武漢封城,周健輝和同事在保電現場堅守了1個多月。他參與了國博、體校、漢汽等方艙醫院的送電工作。每日早上7點20分以前,他就要到達單位與同事匯合,然后一起出發到需要送電和保電的方艙醫院。每天,他們的工作幾乎都是勘查現場、開挖電纜溝、展放電纜、制作電纜頭和安裝負荷監控裝置等。偶有施工方不慎破壞供電設施致使停電,他們也能在短短1個小時內恢復供電。

為江城高擎明燈的人

周健輝在防疫保電一線

  周健輝是副班長,還兼任班組通訊員。事無巨細,只要得空,他都會拿出手機拍攝記錄班組的工作點滴。

  “我周健輝43歲,第一次寫了入黨申請書,我太想做一名黨員了!”周健輝說。1月22號,他在刷朋友圈的時候看到車友在做志愿者。這位車友是一名私營業主,是共產黨員,開著自己的車天天早出晚歸,義務接送醫護人員上下班。周健輝甚至開始羨慕那些大聲喊出“我是黨員,我先上”的黨員——他們有沖鋒一線的“優先權”。

  “我一個武漢伢,我想我也應該做些什么,我要成為像車友那樣的共產黨員!”周健輝聽見了自己內心的聲音。這種愿望越來越強烈,并時刻撞擊著他的心扉。車友告訴他,有一位女醫護人員下班從坐上他車的那一刻開始,就在后座上放聲痛哭。周健輝聽后,就恨不得自己也是一名醫護人員,去代替那位女醫護上“戰場”!

  這次,參加抗疫保電,周健輝在精神上有了一次洗禮。以前,他覺得自己在班組的業務能力不錯,同事關系也融洽,家庭幸福,業余時間和車友們聚聚,日子挺充實的。但是,從武漢封城的那一天開始,他的心就空空蕩蕩的。白天如果在家,他會把武漢人不畏不懼的一面亮給家人。晚上,躲在被窩里刷朋友圈,他會看得淚流滿面。他覺得,自己堂堂一個男子漢,在武漢最困難的時候卻是那么無力。很快,單位就通知他參加方艙醫院的電力配套建設。周健輝整個人來了精神,像是一個練兵已千日的戰士終于等到了上戰場。建設中,周健輝總是閑不住,總想自己應該多做些什么。在漢汽方艙醫院建設工地午餐時間,他顧不上自己吃飯,還惦記著兩位在武漢卷煙廠方艙醫院奮戰的同事,先給他們送去方便面。

  “抗疫如接力,每一個人都在向前奔跑?!敝芙≥x說。有一次,周健輝看見同事祁曉剛顧不上避讓一輛載著新冠肺炎患者的車,手里的活根本就沒停。大家都在拼命,從一天有限的24小時里搶奪時間,哪怕是多干一個小時、一分鐘——這是在和時間搶生命。

  2月19日晚上7點多,周健輝終于停下來,吃上了他的午餐加晚餐。他非常滿足。晚上11點多,他與同事們一起回到單位,發現連續工作了近30個小時的同事還在辦公室開緊急會議,提前準備第二天的工作。

  供電,刻不容緩,床位等病人,供電人也要備好電等著!

  夜深人靜,周健輝悄然回到家中,全身消毒,洗澡。入睡前,他用手機記錄下自己的感想:“其實,這么頻繁地出入現場,我也有顧慮,我也會害怕??蓻]有為眾人拾薪者,哪有能夠溫暖自己的火焰?沒有國,哪有家?為了我的家人平安幸福,我要努力去戰斗。請大家祝我們平安歸來!”

  武漢人“不服周”,武漢供電人敢打敢拼,就是這樣的一種精神支撐著每一座救治新冠肺炎患者醫院的供電建設任務圓滿完成。胡浩、王波、陳世雄、周磊、周健輝……他們是武漢供電公司的員工,是國網湖北省電力有限公司抗疫一線的員工,是國家電網人。他們為湖北、為武漢的春天,帶來了光明和希望。

相關鏈接
乱妇欲仙欲死_小草视频_少妇毛又多又黑